首 页 由于院校编制体制变革 非工作时间会在第二天一早回复你 一名男性乘客擅自打开飞机舱门 面对银装素裹的大好河山 报考武汉理工大学 约15时20分降落 唾手可得的肥肉 这不是笔小数目 践行全民阅读 每逢中国黄金周假期 www.vinbet.686.com 中方有关部门
当前位置: 首页 >> 璧勬簮涓績 >> 璁烘枃闆嗚悆 >> 正文信息
用爱点燃救赎之光

作者: 黄山 文章来源:高三年级 点击数:4626 更新日期:2009-5-6 15:03:15
 

用爱点燃救赎之光

——论《兄弟》的主题

(临川三中  江西省抚州市 344000)

 

  :《兄弟》从欲望的抒写开始切入,在描写苦难的同时还抒写了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怀——爱,作品用爱来化解苦难、拯救苦难,使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救赎之光。

关键词:《兄弟》;苦难;爱;救赎;超越

 

余华是一个以描写冷漠、暴力、死亡而著称的作家,然而,到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小说的主题有了转折性过渡,出现了少有的温情。接下来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延续了他的温情写作,使读者在黑暗中看见了一丝光明。《兄弟》则继续了这一主题的表达,并且使作品中的人性人情之美达到了余华小说中从未有过的明亮。

一、形象再现欲望的沉浮

《兄弟》是余华继《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反映民间家庭故事的长篇小说。小说充满了作家的心灵力量,也激起了读者阅读快感的波澜。这部作品正如作家所说:“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故事”,前一个是“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后一个是“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 [1] 。虽然其中的具体内容不同,但在本质上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欲望的沉浮。作家在这部作品中通过李光头和刘镇上的一系列人物共同完成了这一主题的表达。

在小说上部,一开头就用了两章的篇幅来写了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少年李光头在厕所如何偷看女人屁股,以及当场被所谓的赵诗人抓获。在接下来的漫长而滑稽的游街后,办案警察和所有刘镇的男人们纷纷以各自的方式向李光头打探屁股的秘密,以满足一己私欲。当他们能从李光头那里分享快乐获得满足时就暂且去掉了道德的面纱,而一旦不能从李光头的父亲(其父是因偷窥而丢了性命)那里得到时,就会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道德模样。这也正是李光头父子一样的行为但却一悲一喜的结果的深层原因。从作品略带滑稽的笑闹描写中,仍然可以看出余华前期的那种对人的不信任和鄙视的态度。只是前期是愤怒而冷漠的,此时略带戏谑和荒诞而已。

到了下部,作家对欲望化的社会景象进行了更为生动的演绎。主要人物李光头第一次急躁的鲲鹏展翅失败后很快变成了垃圾大王,接着在名利上获得了双重满足的他开始纵容自己的身体欲望。“和他睡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2]以致产生三十多个女人在法庭上控诉他,逼他认子的滑稽场面。在小说的最后,李光头和林红已经完全被自己赤裸的欲望所驾驶,没有了羞耻心和伦理道德观念,只是凭着本能的欲望冲动。而当他们一旦意识到自己背后没有任何支撑时,只能遁入虚空状态或走向堕落。这就是为什么宋钢一死,李光头就“越来越像一个不理朝政的昏君”[3],林红则由一个纯情少女、一个贤惠妻子成为一个开创刘镇红灯区的八面玲珑的女老板“林姐”。刘镇的其他人也和李光头一样,他们也都无一例外地陷入了空前的虚空中。王冰棍在他的五星级传达室里过着豪华的“祥林哥”生活,余拔牙整天在世界各地寻找政治热点,六十多岁的童铁匠则在老婆的陪同下成为林姐的VIP(高级会员)。

    《兄弟》将前后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放在一起,以一系列具有荒诞意味的事件用夸张的手法和戏剧化的笔调展示着历史进程中人物内心的欲望景观。但在看过这一幕幕爆炸式的,令人发笑的闹剧过后,在内心留下的却只是忧伤。叔本华这样说过:“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空虚,满足便无聊,人生就是在空虚与无聊之间徘徊,”余华在这里所触及的实际上正是这个问题,但由于特定的时代和写作背景,这种反映就具有了现实性。在我们的现代价值观中,个体始终缺乏一个自我超越的背景,个体之外没有一个终极意义的存在。这就使得作为个体自身的有限性在现实的欲望狂潮之外无法找到自身的价值。因此,最后那些刘镇人都陷入了无聊虚空的境地。这也是当年许多人的生存境遇,余华对人欲望实现后虚空的描述实际上也是对现实人生存悲剧的一个侧面反映。

二、爱的光辉烛照人性的暗区

在《兄弟》中,作家依然坚持了对人类生存的关注,对人在世界中的生存处境的追问,对人性深处的恶的挖掘。通过一系列的死亡(宋凡平的悲壮之死、孙伟的无辜惨死、孙伟父亲的刚烈自杀、宋钢的卧轨自杀等等)共同完成了苦难主题的表达,从而反映出在一个极权化的历史环境中人的命运更加难以把握,人的生存处境更加艰难。然而,虽然作家在书中描写了种种死亡与暴力,但他同时也写出了一种与之对峙的景观,那就是用爱描绘的一幕幕温情,从而以生命中的美好情愫对抗漫无边际的苦难。作品中宋凡平与李兰的爱情,宋凡平、李兰与宋钢、李光头的儿女之情,宋钢与李光头的兄弟之情,苏妈、陶青与宋、李家人的友情等等,写出了人世间最伟大也最平凡的爱,用爱来化解苦难、拯救苦难,使读者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作品写了男女之爱,那就是宋凡平与李兰这一对平凡夫妻之间不平凡的爱情。他们的爱既忠诚又浪漫。李兰因李光头父亲的耻辱之死从此抬不起头做人,是宋凡平来到她身边,给了她无尽的爱与尊严,唤起了她重新生活的希望和勇气。他们的爱情单纯执着而热烈,犹如阴霾的天空中一道耀眼的闪电,破除了流俗的偏见。宋凡平悲壮地死去之后,为了给丈夫守孝,李兰七年没有洗头,而且始终骄傲地做着她的“地主婆”。这是一种最为深刻的爱在体内支撑着她,也正是这种爱使她对于死处之泰然,在她看来不是去死,而是去和她亲爱的丈夫相聚。在纤细、柔弱、朴实的李兰身上,我们看到了惊人的执着而忠贞的爱情。

作品也写了兄弟之爱。宋钢和李光头这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弟,比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还要好,他们在艰难的日子里相依为命,互相慰藉。在越来越混乱,越来越没有秩序的年代,宋钢和李光头坐在地上隔着门板,背靠背聊天的情景就显得特别温馨了。特别是宋钢,他始终信守自己在母亲临终前的承诺。在李光头穷困潦倒时,宋钢全力相助,即使只有一碗饭也要两兄弟分着吃。兄弟情谊,他总是铭记于心。在他无奈地选择自杀时,他仍然没有忘记兄弟。他在遗嘱中说:“李光头,你以前对我说过,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我们还是兄弟,现在我要对你说:就是生离死别了,我们还是兄弟。”[4]

作品同时还写出了普通人们之间的爱。宋凡平惨死在汽车站,面对两个孩子伤心欲绝的痛哭,点心店的老板苏妈落下了同情之泪,她不仅自动借出自家的板车来让人拉宋凡平的尸体,而且还恳求好心人帮忙,这是对人性的呼唤。特别是苏妈对陶青说的那句“你会有善报的”,更是使两个极度绝望的孩子在面对巨大的灾难时看到了人世间最朴素的人情。同样的还有苏妈为疯了的孙伟之母悄悄穿上衣服,陶青对李兰的鼓励以及对他们一家的关照。正是这些平凡而伟大的爱使人间有了温暖,有了希望。

余华前期作品的主调是暴力与死亡,叙述语调冷酷无情。而在《兄弟》中他却将人间最为宝贵的情感——爱,作为主调,让人们在失望之余看到了希望,感受了温暖。在暴力与死亡弥漫的世界里,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哪怕是再强大权利意志肆意践踏着渺小的生命个体,它伤的也只是肉身,灵魂不会出窍,死的是躯壳,爱不会死亡。这也是《兄弟》的着力之处,通过展现极权化的历史现实对个体生命的侵害,通过这种尖锐的无法摆脱的生存苦难,演绎着爱在人类生存中的巨大力量。

三、在爱中走向超越

纵观余华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余华的整个创作过程就是一条不断追求的精神历程,他由一个愤怒的作家逐渐走向平静,继而温情。《活着》中的福贵、《许三观卖血记》中的许三观已经懂得了用爱去承受苦难,不过他们这时还只是被动地承受。与此不同的是,到了《兄弟》中的人物,他们已有了自己的声音,有了更多的主动承担和自我救赎的勇气。在李光头与宋钢的成长过程中,历经磨难。苦难、暴力、耻辱自始至终充斥于现实的各个角落。但是他们并没有从根本上扭曲人性,相反,他们在很多不经意的细节之处领悟到了亲情所具有的坚韧与强大,无私与无畏。宋凡平在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批斗后,仍然以一种豁达、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面对他的孩子,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用自己高大的身躯、用自己的智慧尽量给孩子营造一个快乐的氛围,让他们忘记苦难。当苦难来临,他机智应对,家里的筷子都被红卫兵折断了,他就发明了“古人用的筷子”,家里一次次被洗劫后他仍然履行自己的诺言,带着孩子们去观海。他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他用自己的行动给孩子一个暗示,教给孩子一个生活的真理,以至于在苦难中两个孩子还能体会到生活的乐趣。他们学会了做饭、捞虾等。宋凡平的这种品质也一直影响着李光头,当李光头穷成叫花子时,他仍然对生活保持乐观,声称“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因欠债而被关剪刀、童铁匠、王冰棍、余拔牙打得鼻青脸肿,却绝不还手,而且,最后还还清了他们的债。这些品质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宋凡平的影响。李兰给丈夫送葬和每年清明的祭奠以及她在生活中所体现出来的惊人的韧性,也使两个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亲情的伟大与非凡。

《兄弟》在表现这种丰富的人性之爱时,没有大肆渲染,只是在人物处于极度困境时才让它及时登场亮相。有时只是一句话,像“你会有善报的”,有时只是一些不自觉的行为,但它们却迅速地改变了人物内心的质地。既成为他们醒悟的根源又成为他们悲伤的慰藉,它使我们看到,这种看似传统的伦理情感,因为暴力、残酷、死亡的出现而变得熠熠生辉,成了一剂拯救人类于苦难的良药。也正是有了它,人类才能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光明,才有了抗击不幸的力量。

 

注释:

[1]余华. 余华兄弟全集后记[M],上海文艺出版社,2006.

[2] [3][4]余华. 余华兄弟全集[M],上海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第318、444、430页.

 

作者简介:

黄山,(1983--),女,江西临川人,江西省临川三中语文教师。

 

 

返回】 【顶部】 【打印此文】 【收藏】 【关闭
www.vinbet.686.com :www.vinbet.info 承办单位: www.vinbet.info 赣ICP备09002886号-1
www.vinbet.686.com :0794-8222124 Email:gzw1003@163.com 技术支持:抚州热线 我要报警